当前位置:易购3娱乐 > 易购3资讯 >

两年豪赌!这个交易商趁低价囤铝赚翻了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由对冲基金大佬Paul Tudor Jones和一众大宗商品巨富家族持有的交易商:凯思尔顿商品国际有限责任公司(Castleton Commodities International LLC),简直要赚翻了。

  虽然本周四和周五伦铝连续两日收跌,单周仍涨超6%。伦铝曾在周四早盘触及2011年5月以来最高2718美元/吨,较4月5日(制裁生效前一天)涨近30%。当时伦铝不足2000美元/吨,曾创2017年8月初以来最低。

  周五外盘时段,LME期铝收跌0.6%,连跌两天并脱离七年新高,报2469美元/吨,但本周累涨8.1%。LME期镍收跌1.6%,同样连跌两日,报14830美元/吨,但本周累涨6.4%,创2月以来最大单周涨幅。苏克敦金融(Sucden Financial)称,由于没有进一步制裁的迹象,价格冲高回落。

  研究机构CRU Group的铝业务主管Eoin Dinsmore预计,中国和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之外,全球约有1亿吨左右的铝由俄铝公司提供,价值约为30亿美元。银行、交易商和经纪商们最直接的处理方式,就是将铝赶紧送到LME注册仓库,自4月9日以来,LME铝库存也确实大增逾12%。但CME仓库不再接受俄铝品牌的注册仓单,令美国地面上的俄铝制品没有“甩锅”对象。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趁国际铝价在2015年跌至六年新低,在2016和2017年大举购入并囤积铝,最多时持有50万吨,若按周四价格计算为价值15亿美元。

  不过这种看似精明的赌注,也不是一本万利,注定要付出一定的成本。除了要承受铝价的波动风险,该公司也需要对冲库存与期货价格之间的敞口,即套期保值。还有知情人士称,该公司囤积的部分铝由俄铝公司生产,可能很难面向美国企业和客户销售。

  《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也分析称,由于市场上没有几个买家了,与俄铝公司有关的铝可能最后卖回给俄罗斯,但铝方便露天存放的特性,可能会持续影响铝的定价,铝价会承压。因为从伊朗石油出口禁令前后的效果看,被制裁国家可以简单将大宗商品储存起来,制裁取消后马上增加出口。

  知情的匿名人士对彭博社表示,目前该公司这两年囤积铝的大概一半(约25万吨)都安排好了销售事宜,也不断有铝从上图仓库中运往交易所注册仓库制成仓单。买家也包括全球的最大商品贸易商之一嘉能可,华尔街见闻实时新闻曾提到,嘉能可和力拓都已宣布,对部分涉及俄铝金属的交货合同遭遇“不可抗力”。

  4月6日美国将全球第二大铝生产商俄铝公司(Rusal)列入制裁名单后,4月9日当周伦敦期铝大涨11.9%,创1987年成立该LME合约以来的最大单周涨幅。

  而凯思尔顿(Castleton)赌注的就是铝市场最终会收紧,提升伦铝期货价格与美国中西部铝现货溢价,进而从出售铝中获利。据路透社最新统计,美国市场的铝价升水每吨超过460美元,4月6日以来上涨15%。自1月市场开始消化美国钢铝关税消息以来,这一现货溢价已翻了一倍。

  彭博社和路透社此前也援引多处信源称,金属铝的买方客户目前很紧张,有机构要求跟俄铝公司沾边的铝全都不要,不管生产日期是否为被制裁前。荷兰国际集团(ING)大宗商品策略师Oliver Nugent表示,已囤积的铝或折价出售,土耳其和泰国是潜在买家,但总共只需要150万吨。

  谷歌卫星地图显示,该公司在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立新奥尔良市外的密西西比河弯仓库露天摆放了很多铝现货,利用铝不易被腐蚀的特性,节省了将大宗商品存入附近交易所注册仓库的成本。


2018-10-18 13:43admin admin 点击